泰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机构设置 >

机构设置

沙特能源体系变动影响几何

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编辑::admin点击数:
浏览:7 时间:2015-05-20 近期,沙特新国王萨尔曼大规模改组政府,进一步巩固权力。其中,沙特能源决策体系的变动备受关注。一方面下令废除石油和矿产事务最高委员会,但保留石油与矿产资源大臣纳伊米的职务;另一方面任命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子为代理石油大臣。此外,沙特新国王成立了最高经济发展委员会代替之前的最高石油委员会,并任命穆罕默德王子为委员长。沙特能源决策体系一连串的变动,将给该国和国际带来怎样的影响? 能源决策集中且延续性增加 一方面,让能源决策更集中。石油和矿产事务最高委员会是沙特传统上的最高原油政策决定机构,委员包括资深皇家成员、业界高管和高级官员等。但近年来该委员会鲜有作为,且关键决策皆由纳伊米做出,并获得前沙特国王的支持。 萨尔曼国王废除石油和矿产事务最高委员会,并以最高经济发展委员会代替,更符合该国“能源支撑国家经济”的根本宗旨,使政策的制定围绕国民经济发展服务;特别是任命穆罕默德王子为经济发展委员会委员长和任命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子为代理石油大臣后,该国能源决策体系也较前任时更集中,能更高效地应对低油价下国际油气市场的变化。事实上,无论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国内经济政策是不是石油部门的国际石油政策,都将更直接、准确地反映国王的意愿。 另一方面,沙特能源决策体系的变动使其能源政策延续性增加。纳伊米今年79岁,1995年起担任沙特石油与矿产资源大臣以来,一直是中东能源市场的领军人物。其著名决策包括直接导致全球油价持续数月下跌的欧佩克维持原油产量上限不变等。纳伊米信誉良好,很受尊敬,西方和沙特本国一直认为,只要其留任石油与矿产资源大臣,沙特的石油政策就不会出现太大转变。保留纳伊米的职务,表明沙特新一届政权将延续之前的能源政策方向,继续推动欧佩克维持现有原油产量不变,保证市场份额等。 此外,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子担任代理石油大臣,也体现萨尔曼国王认可现有的石油政策方向,希望增强未来能源政策的延续性,确保沙特乃至整个欧佩克的稳定发展。 “市场份额之争”仍将持续 长期以来,欧佩克以确定成员国原油出口配额的方式控制国际油价维持在相对较高的价格区间。但页岩油产量的持续增长已在全球原油市场上与欧佩克生产的常规原油形成博弈,不断抢占其市场份额并导致国际油价持续走低。 为应对页岩油的挑战,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核心国家2014年下半年决定:由以往“在一定原油出口配额下通过稳定相对较高的单位原油销售价格获取收益”,转向“在不确定的价格区间内通过增大出口原油规模获取收益”;暂时不通过减少其成员国原油出口配额限制国际油价下跌,利用低油价打击生产成本相对较高的美国页岩油发展。 此次沙特能源决策体系变动后,并未改变对外能源政策,仍坚持以低油价挤压美国页岩油市场份额,导致国际油价维持低位震荡。 尽管低油价使页岩油生产面临较大困难,但美国油企并未“坐以待毙”,其开始利用金融和经营手段维持页岩油生产,等待国际油价回暖。 首先,页岩油生产企业利用套期保值避险油价暴跌。根据2014年四季度各石油公司公开披露数据,EOG资源公司、阿纳达科石油公司、戴文能源公司和诺贝尔能源公司等都已在90美元/桶或更高的价位对部分原油产出实施了套期保值,保障2015年生产基本不受低油价影响。 其次,页岩油生产企业通过推迟完井等技术手段将低油价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EOG资源公司、大陆资源公司、阿帕奇石油公司和阿纳达科石油公司等表示,将采用推迟完井策略规避低油价带来的经营风险。 迫使原油出口禁令解除 2015年一季度国际油价仍处于相对较低区间,美国页岩油产量的持续增长和原油出口禁令共同导致原油供给呈现供大于求趋势,北美WTI基准价格与布伦特基准价格出现近10美元/桶的价差,导致页岩油生产“雪上加霜”。 从应用领域看,页岩油的使用主要集中在交通燃料和化工原料,另有少量用于发电燃料,范围相对页岩气较窄,且部分作用在未来可能被电力和天然气替代。从环保角度看,页岩油无法像页岩气一样迎合美国社会清洁发展的需要。因此,从长远看,页岩油除作为交通燃料和化工原料外,对美国社会整体产生的“溢出效应”较低,价格变动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远小于页岩气。此外,从生产成本分析,页岩油的生产成本依然远高于常规原油,需要在相对较高的油价区间才能持续发展;一旦美国油价稳定在一个趋近收支平衡的较低水平,页岩油产量增长将出现停滞。 因此,在国内市场需求、页岩油勘探开发技术等其他条件短期内难以发生巨大变化的假设下,唯有解除或部分解除美国长达40多年的原油出口禁令,才能使美国原油市场和全球其他地区原油市场重建价格联动,才不会使美国市场因页岩油产量的大幅增加压低油价,反过来再影响页岩油产量的增长。 对俄外交政策影响有限 长期以来,沙特一直希望与俄罗斯就叙利亚问题达成协议,特别是本轮国际油价暴跌,以及美欧因乌克兰问题制裁俄罗斯后,沙特更是与俄罗斯密切接触,试图通过承诺“限产报价”换取俄罗斯放弃对阿萨德政权的支持。尽管面临严峻的外部经济发展形势,但俄罗斯仍是阿萨德政权最坚定的支持者,且普京从未因经济压力屈从国外的政治势力。因此,双方很难达成一致。 萨尔曼国王改组沙特能源决策体系后,展示出对温和派政体的偏好,对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政策已逐步趋于宽松,预计也会与俄罗斯积极接触。而就国际油价持续走低的问题,沙特和俄罗斯的根本利益较一致,都希望通过低油价挤占美国页岩油市场份额,最大化其在油气市场的利益。因此,沙特能源决策体系调整对俄罗斯能源外交政策影响有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